上圖的年輕工人是納撒尼爾(Nathaniel Groep)。(資料圖片)
  中國日報網5月7日電(信蓮)據《每日電訊報》4月25日報道,自1994年南非結束少數白人統治的種族隔離時代至今已經20年了。目前,南非正為5月7日開始的全國大選做準備。在南非,大約有兩千萬人(相當於總人口的40%)被稱作“生來自由的一代人”(Born Frees)。這代人的成長記憶中,沒有關於種族隔離制度的任何痕跡。以下是他們分享的,關於自前總統納爾遜·曼德拉(Nelson Mandela)去世後,南非首次舉行大選的看法。
  年輕工人是納撒尼爾(Nathaniel Groep)的家位於開普敦的曼恩伯格(Mannenberg)小鎮。這個小鎮犯罪泛濫。他就站在他家附近的公寓前照了這張相片。他說:“每個人的投票都很重要,尤其是年輕人。對我們這代人而言,我們握有新的機會。因而也許我們能創造一個更光明的未來。我希望在這次大選中,諸如強盜行為、朋輩壓力以及缺少工作機會這些問題都可以得到解決。”
Nkululeko Simelane是土木工程二年級的學生。(資料圖片)
  Nkululeko Simelane是土木工程二年級的學生。照片攝於約翰尼斯堡(Johannesburg)的金山大學(Wits University)。這也是她第一次投票。她說:“我是第一次投票……我不想說假話。我沒什麼動力。促使我來投票的唯一原因就是這是我第一次投票,我不想錯過。”
  Nkululeko生於1994年4月27日。她的父母親毫不猶豫地定下了她的名字。因為她的生日和南非歷史上進行第一次多種族選舉恰逢同一天。這一天,標志著三個世紀以來白人統治的結束,也標志著在種族隔離制度下被壓迫了46年的大多數黑人得到瞭解放。
   20歲的Luyanda Malinga很可能第一次成為選民。(資料圖片)
  20歲的Luyanda Malinga很可能第一次成為選民。照片攝於她位於誇祖盧-納塔爾省(Marianhill, Kwa-Zulu Natal)的家門外。她說:“我不打算投票。我認為沒有必要投票,是因為自全民投票以來,並沒有任何實際的改變發生。”她又補充道:“於我,最關心的話題是教育。2011年我高中畢業。從那時起,我就沒有得到任何助學金。雖然我不能上大學,但是我過得很好。投票意味著投身其中,我不想趟這趟渾水。”
   21歲Sandile Mabizela的家位於德班(南非東部港市)外的Embo小鎮。圖中的他,正看著窗外。(資料圖片)
  21歲Sandile Mabizela的家位於德班(南非東部港市)外的Embo小鎮。圖中的他,正看著窗外。他說:“我覺得投票沒有意義。統治這個國家的人只做利己之事。老實說,去投票就像花數百萬建一棟別墅一樣沒有意義。所以我真的找不到投票的理由。”
   18歲的Mphakamisi Zali首次成為選民。(資料圖片)
  18歲的Mphakamisi Zali首次成為選民。他站在位於開普敦Langa鎮母親家的廚房裡說道:“生來自由的這代人,能夠有機會為自己發聲。我們需要政府關註教育,給年輕人創造實習和就業的機會。”
  (編輯:齊磊)
  (原標題:“生來自由一代”眼中的南非大選[1]- 中國日報網)
創作者介紹

敏感

ei13eiee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